AR風向

#051

科技戰爭的興起,AR擴增實境成為戰爭用途?

AR進軍軍事領域 

(圖片來源 : wallpapercave.com)

美國軍隊積極投入無人機、機器人、AI人工智慧,2020年甚至要開始測試無人作戰車(RCV);俄羅斯也加強太空與資訊站的研發資金,並指出未來將使用AI人工智慧與機器人,創造出高軍事科技的型態;而中國大陸也持續在發展多種高科技武器。

隨著科技快速成長,未來,戰爭將會轉型為高科技戰爭,而戰前訓練軍人的方式也變得與過去大不相同。雖然許多細節還必須慢慢地進行調整,但是各國的軍隊都持續創新、升級他們的技術,希望讓軍隊變得更加強大。而AR擴增實境在此環境下,也成為各國爭先恐後追求的技術!

AR改變了士兵訓練的方式

如果在考量到成本與安全等因素下,很明顯的,AR是很好的訓練工具。過去在進行手持步槍的訓練時,不管是透過瞄準鏡窺視準星,或是體驗擊中目標的感受,想要逼真體驗這些經歷,都難以用其他方式達成。但是,AR的導入改變了這個狀況。

(圖片來源:larutadelsorigens.cat)

AR可以將虛擬的事物呈現在真實世界中,所以軍隊只要戴上特殊的眼鏡,就能一腳踏入特殊設計的環境中,例如虛擬的恐怖分子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的窗戶旁,藉此達到訓練的成效,同時收集相關數據,改善士兵的射擊技術。

另外一個好處是在使用AR進行訓練時,並不會有人數上限的問題,只要有足夠的眼鏡,整個軍隊都可以同步進行訓練,讓訓練變得更加真實,且也不會有任何人受傷。

AR不僅能省下金錢,創造出一個更安全的訓練環境,還能提升他們的認知能力。根據美國海居研究署(the Official Naval Research (ONR))的報告,沒有玩遊戲的人視覺敏感度比較低、比較不擅長記住所觀察到的事物,且在處理新訊息時的反應也會比較慢。所以,運用AR創造出像遊戲般的模擬情境,可以大大提升士兵們的認知能力。

AR帶來的新形態戰爭

隨著數據的應用範圍變廣,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積極將AR技術導入戰爭中,希望藉此加強軍事戰況的分析能力,提升軍隊戰力,走在科技戰爭的前端。

1. Tactical Augmented Reality (TAR)

TAR看起來就像一副夜視鏡,但兩者功能卻遠遠不能相比。此系統被安裝在士兵的頭盔中,讓它可以直接在鏡片上明確顯示出士兵的位置、盟軍與敵軍的所在地,所以士兵不必再低下頭來才能確認GPS定位,也不會被日夜的轉換影響。

為了要再進一步提升它的功能,TAR擁有它自己的無線網路,讓士兵可以彼此分享訊息,或是在情況有所改變時傳遞相關數據。TAR可以提升士兵在戰場上對事物的感知度,減少他們所需配戴的裝備,藉此更輕易地擊敗他們的敵人。

2. ARES – Augmented reality sandtable

軍用沙盤一直以來都被用來協助軍事地形的研究,藉由模型展示地形,協助敵我陣地的編排部署,達到戰情的分析。而2015年,美國的Army Research Laboratory設計出結合AR技術的軍用沙盤,讓沙盤可以更明確的將戰場呈現出來,同時降低模型製作出來的時間。

戰場上,AR的遠距離輔助治療

美國Purdue大學的研究員Juan Wachs指出「最困難的事情就是-將手術相關專業知識提供給最需要的人(如戰場上缺乏經驗的醫生)」,所以設計出一款「擴增實境的遠距指導」系統,讓缺乏經驗的醫生在戰場、災害或是鄉村等地進行複雜的醫療程序時,皆能受到擁有豐富經驗醫生的遠端幫助。

就算沒有資深醫生的領導,藉由穿戴AR技術的裝置,並遠端連結全球的專業醫療人員,讓缺乏經驗的醫生治療傷患時,可以及時得到專業醫療人員的指導,而虛擬刀路和實際手術部位的相疊合,也讓治療發揮到最大成效,降低傷亡人數。

過去在進行遠端指導(英文稱之為telestrator)時,手術執行醫生的視線必須在傷患與螢幕間進行來回移動,也因此大大提升失誤產生的可能性,但Purdue系統讓使用者可以保持專注力在手術的過程,達到手術潛在失誤率的降低。

AR進軍軍事所產生的爭議

(圖片來源:engadget.com)

2018年11月,微軟獲得美軍4.79億美元的資金,以此協助發展可以應用到軍方訓練的HoloLens2裝置。但在2019年2月微軟公司內部的員工就連署抗議,要求公司取消與美軍的合約,因為不希望自己所設計出來的AR技術,最後變成用來訓練殺人能力的工具,而且此應用也會讓戰場與虛擬遊戲之間的界線變得更加模糊,在未來恐出現更多問題與爭議。

更多文章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